电话:010-68705020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新闻中心 >>市场评论 >>宏观市场 >> 系列解读文章之——高质量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 更好支撑构建新发展格局
详细内容

系列解读文章之——高质量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 更好支撑构建新发展格局

时间:2021-09-07     【转载】   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

西部陆海新通道是联通我国西部地区腹地,连接沿海港口与沿边口岸,通达东盟主要国家,辐射澳新、中东及欧洲等地区的重要通道,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国家发展改革委于2019年制定《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经过2年的建设发展,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在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有机衔接“一带”和“一路”、支撑西部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促进交通物流经济深度融合等方面的作用日益凸显。为顺应形势变化,加快补足短板,更大力度推进《规划》实施,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十四五”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十四五”时期高水平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要任务和具体举措。

一、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成效显著

《规划》实施以来,西部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网络不断完善,通道运行效率显著提升,物流市场需求加速扩张,区域国际合作不断深化,引领带动沿线产业发展和对外贸易迈上新台阶。

(一)主通道和重要枢纽建设加快推进

西部陆海新通道由东、中、西三条通路构成主通道,铁路在通道中的骨干作用凸显,中线通路已全线贯通,东线通路随着渝怀铁路增建二线、焦柳铁路怀化至柳州段电气化改造等项目建设完成,能力大幅提升,西线通路正在加快建设。重庆以团结村、小南垭、鱼嘴(果园港)等为主枢纽,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作用不断增强,成都发挥国家重要商贸物流中心作用,整合周边资源,枢纽地位显著提升,广西北部湾国际门户港已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现通航,海南洋浦区域国际集装箱枢纽港依托自由贸易港政策快速发展。

(二)班列班车开行规模与港口吞吐量大幅增长

西部陆海新通道已形成铁海联运、国际铁路联运、跨境公路班车三种主要运输组织方式,班列班车稳定开行,范围与规模不断扩大。2020年西部地区已有10个省区市开通至北部湾港口的铁海联运班列,共开行4607列,运输23万标箱,同比均增长105%。开通中越跨境班列1264列,同比增长23%。北部湾港、洋浦港2020年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达到505万、102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32%和44%。

(三)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环境不断优化

为统筹协调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运行,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重庆市牵头的省际协商合作机制,以及班列运输协调委员会相继成立,协调推动机制运行顺畅。《规划》出台以来,西部陆海新通道加强资源整合,重庆、广西等5省区市8股东合作共建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并成立新疆、宁夏等区域公司,运营组织效率不断提高。通道营商环境持续改善,北部湾港口综合收费与国内主要港口已基本持平,“提前申报”“两步申报”“两段准入”等通关改革加快推广,通关效率大幅提升,广西口岸进口、出口整体通关时间已被压缩至5.34和0.48小时。通道沿线国家和地区国际合作日益加深,国际贸易和国际产能合作不断深化。

二、西部陆海新通道支撑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作用日益凸显

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是党中央、国务院着眼共建“一带一路”、推动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作出的重大决策,是落实构建新发展格局战略部署的重大工程。

(一)带动沿线区域经济发展,释放强大内需市场潜力,有力支撑国内大循环

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包括核心覆盖区和辐射延展带,涉及西部地区及海南省、湛江市“13+1”省区市,区域范围占我国国土面积70%以上,总人口超过4亿人,经济总量超过20万亿元。这一区域绝大部分处于内陆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交通物流等基础设施与东部沿海地区存在明显差距。《规划》实施以来,极大改善了区域物流环境,沿线经济得到快速发展,尤其是作为核心覆盖区的西南地区,近年来经济增速普遍超过全国平均水平,重庆、成都、贵阳、南宁、昆明等区域中心城市产业聚集能力和人口吸引力显著增强。西部陆海新通道依托成本效率综合比较优势,为沿线资源要素、人员物资高效流动提供了有效保障,有力促进区域统一大市场建设,国土辽阔、人口众多的西部地区巨大内需潜力逐步得到释放,市场结构不断升级,为承接产业布局、优化区域分工创造了条件,成为国内大循环的内生动力。

(二)联动陆海衔接内外,精准发挥沿海沿边优势,推动全面开放,引领西部地区深度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

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以出口导向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下,东部沿海地区依托区位优势率先发展起来,而深处内陆的西部地区由于远离国际市场而错失发展机遇。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为西部地区便捷联通国际市场、深度联动内陆腹地开辟了新路径,拓展了新空间,不仅为西部地区国际经贸往来提供了更加便利的物流条件,而且为我国与东盟等国家提供了新的战略合作平台。《规划》实施以来,西部地区对外开放水平显著提高,特别是重庆、四川、云南、广西等省区市,对东盟的贸易额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5%,远高于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平均水平。依托通道建设,西部地区相关省区市探索推动澜湄合作、中国-东盟“10+1”、东盟与中日韩“10+3”等机制与中新共建陆海新通道合作机制有机结合,以RCEP签署为契机,深化与东盟国家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对接和关际合作,有效改善了通道沿线营商环境。西部陆海新通道已成为我国超大规模内需市场与国际市场高效链接的重要纽带,为西部地区深度参与大循环与双循环提供了重要支撑与保障。

三、“十四五”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的主要举措

“十四五”时期,在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背景下,《方案》出台旨在大力推动《规划》贯彻实施,强化西部陆海新通道与区域重大战略对接,将独特区位优势更好转化为开放发展优势,为西部地区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服务融入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方案》更加强调系统发展,更加突出高水平协同共建,更加聚焦通道核心覆盖区建设发展,更加关注近中期目标任务,按照《规划》总体设计加大力度推进重点任务落实。

(一)进一步细化建设目标

《方案》在2025年基本建成经济、高效、便捷、绿色、安全的西部陆海新通道《规划》目标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东中西三条通路持续强化,通道、港口和物流枢纽运营更加高效,对沿线经济和产业发展带动作用明显等系统性实施目标。在畅通主通道方面,分别提出铁海联运、跨境铁路班列运量规模等通道运行目标;在增强港航能力方面,明确提出北部湾港、洋浦港外贸箱吞吐量目标;在发展通道经济方面,兼顾通道运营组织、市场建设、通关便利化、增值服务、沿线合作等多个领域,提出务实目标。

(二)进一步夯实发展任务

《方案》从加快设施建设、优化运行组织、降成本优服务、促进融合开放等方面细化《规划》工作任务,提出一批重点工程和重大项目,落实分工责任。西部陆海新通道东中西三条通路现状条件、建设进展、服务范围各不相同,广西北部湾、海南洋浦、重庆、成都及沿线其他枢纽功能定位各有差异,《方案》根据各通路、枢纽自身特点,提出具体建设目标和推进措施,强调发挥铁路骨干作用,建设大能力主通道,加强内外联通,明确枢纽定位,优化分工协作。《方案》在补足硬件设施短板的基础上,更加强调优化通道运行软环境,重视发挥重庆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广西中国-东盟多式联运联盟基地和服务中心等作用,推动通道降本增效与服务提升,对构建融合开放发展新局面提出打造平台、优化机制等创新举措,为《规划》实施描绘详实路线图。

(三)进一步强化实施保障

《方案》从强化统筹协调、优化营商环境、加大政策支持、强化组织实施、做好宣传引导等方面加大《规划》实施保障力度,要求提高政治站位,深化思想认识,加强组织领导,做好统筹协调,凝聚各方力量,创新推动模式,为高水平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提供坚实保障。(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 谢雨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