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10-68705020
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新闻中心 >>市场评论 >>专业领域 >> 加速回流制造业背后:我们该以什么为新样本
详细内容

加速回流制造业背后:我们该以什么为新样本

时间:2021-08-31     【转载】   来自:盒饭财经

1.jpg

我国作为制造业大国想要完成产业升级,中小企业的产能升级是绕不开的话题,因此提炼中小企业共性需求,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能力进行适应性改造是应当努力的方向。

人才正在加速向制造业回流。

近日,不少“中国博士扎堆进工厂”的消息刷屏,颠覆了以往“年轻人宁送外卖,也不进工厂”的刻板印象。文章中总结,传统工厂里,一边是年轻人在生产压力下加速逃离,一边是名校硕博、互联网科技人才积极加入,试图改变传统行业。由此,制造业出现了引人关注的人才流动模式,即所谓的两极化流动。

市场机会与资源往往是相匹配的,这里的资源包括敏感的人才资源。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自2018年Q3起,尽管互联网仍然是人工智能人才需求的主导行业,但传统行业AI人才发展指数也大幅增长。到今年春招,传统产业界的应届博士生招聘需求同比增幅达到75.7%。

宏观数据来看也是如此。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6%,增速快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9.2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速为12.7%;1至7月份,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7.1%,增速好于整体投资16.8个百分点。

结合近期宏观和行业的大动作:一边是“双减”政策的落地,打击学区房,把发展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提上教育改革的日程等等;一边是反垄断,对互联网巨头加强约束;再加上工业母机概念火爆,工信部公布的第三批2930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中,九成为制造业。

制造业,尤其是代表着“高精尖”或“专精特新”的制造业,成为一大趋势,已经形成了共识。有不少观点认为:我们要放弃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美国模式,从而走向以制造业为主的德国模式。

近日,德媒 “德国编辑部网络”刊发了《中国的经济规划正摆脱美国道路,转向借鉴德国》,而后“环球网”翻译发布。文中指出:免费教育、工程艺术、强大的生产基地——北京的经济规划者正摆脱美国道路,转向德国。

在此语境下,结合第三次分配,我们试着来探讨国内头部制造业企业该如何帮助中小制造业企业发展?德国制造模式是什么,与我国制造业基础有何不同?科技创新、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如何实现平衡?

疫情下的自主升级

榕树、气根,小吃店的门口摆放着几张桌椅,一把大伞撑着,哪怕店内空着,大家也选择在外吃东西。街道是典型的南方风格,如果不是不断传来的金属切割的声音,或者是机床运作的声音,会误以为进入了某个旅游城市。

从2018年开始,笔者每年都要数次到佛山调研走访。走两步就能看见一家数控机床、家具、家电等相关的门店,制造业发展到了毛细血管。

今年以来,佛山的经济呈现“爆发式”增长,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达5474.12亿元,同比增长17.3%,增速位列广东第一。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佛山大量制造业企业在推动数智化转型,提升企业效能的同时,也能帮助企业解决大量的痛点,佛山当地政策也在对企业进行数智化转型“提速”。

驱动数智化转型的原因,在于需求。

冯君从事外贸工作已经十余年,疫情之后,经历了低谷、爆单、排队摇号找货箱等“奇葩”状况,她告诉我们:“这两年奇葩的事情,都让外卖遇上了。疫情和中美贸易战下,以为外贸出口会有很大的影响,甚至都做好转行的准备了。没想到,东南亚和欧洲很多地方疫情没有控制好,很多订单回流,爆单了。”

据了解,自去年11月以来,中国制造遭遇全球“爆买”,11月出口贸易顺差创下近40年以来最高值。据贝果财经报道:作为制造业大市的佛山,同样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出口呈现“V型”反弹。不仅去年1~11月出口增速实现扭亏为正,以家电、家具为代表的出口更是持续火爆至今,不少订单甚至排到年底。

需求的增加,倒逼企业的数智化转型。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佛山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5.1%,其中工业投资大幅增长59.6%,占整体投资比重跃升至25.2%。

位于佛山的美的集团,也是如此。

8月30号晚,美的集团2021年半年报发布。财报显示:美的集团上半年营业总收入达1748亿元,同比增长25.14%,净利润达152亿元,同比增长8.17%。总体来看,自有资金充沛,盈利稳健。这些增长中,外销占比42.55%,同比增长19.6%,产品已出口34至全球超过 200个国家及地区,拥有17个海外生产基地及24个销售运营机构。

以总部位于佛山顺德的美的集团为例,2020年算得上美的集团工业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一年。

2020年11月,美的工业互联网M. IoT2.0发布,兼顾软件、硬件、技术、服务等能力,旨在将美的经验向制造企业输出。

名字是最显性的标签,呈现出你希望向这个世界传递的信息。美的将其命名为“美擎”,背后的期望是想成为能助力中国制造业发展的引擎。

同月,也还是去年的11月,佛山市顺德区杏坛镇重大村改招商项目签约仪式在光华德彦工业区举行。美的机电计划在光华德彦工业区建设全球领先的机电产品生产基地,打造全国工业4.0智能制造示范基地,项目一期计划投资超20亿元,未来总投资将超30亿元,计划用地360亩,预计全面达产后产值可达150亿元。

回过头来来,细看这条不起眼的新闻,你会发现对制造业和实业的执着,一直刻在这家企业的基因里。

那时美的集团的机电事业部,还未经历组织架构升级(2020年底,美的集团组织架构升级,机电事业部升级为机电事业群),一直以来的目标便是致力于成为创新驱动的核心部件全球领先企业,业务包含了压缩机、电机业务为基础,延伸至家电芯片、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工业控制和自动化核心部件等高端制造领域。

美的半年报中指出:2021年5月美的的驱动系统、热管理系统和辅助/自动驾驶系统三大产品线全线投产,并正式发布三大产品线的5款汽车零部件产品,即驱动电机、电子水泵、电子油泵、电动压缩机和EPS电机;美的MCU主控芯片实现正式量产,上半年累计产量超过80万颗,同时加速拓展内外部客户。

8月27日,国盛证券发布观点并建议称:板块方面,关注半导体以及符合政策预期方向工业母机、专精特新等。不止一家证券公司发布此类建议和看法。

近日,国资委召开会议强调,要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推动中央企业主动融入国家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创新体系,针对工业母机、高端芯片、新材料、新能源车等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努力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肩负起产业链“链主”责任,开展补链强链专项行动,加强上下游产业协同,积极带动中小微企业发展。

工业母机被放在了高端芯片之前,重要程度可想而知。以美的为代表的佛山模式,踩中了趋势,背后的逻辑并不是抓风口、抢热点,而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对价值和商业的惯性思考。

据了解,7月底,佛山召开全市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大会,正式发布《佛山市推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若干措施》,从金融财政支持力度、产业集群、设备供给以及公共服务等多个方面对制造业企业数智化转型进行扶持。据了解,其中单个企业最高扶持金额达到1亿元。

佛山各区也陆续宣布未来3年的“数智”转型投入计划,其中南海区明确将投入60亿元,顺德区表示将累计投入近55亿元。

德国模式中的带头大哥

今年8月21日,工信部正式公布了第三批2930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截至目前,我国“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已经达到4762家。数量上,这批小巨人企业数量超过前两批的总和;行业上,超七成深耕行业10年以上,超八成居本省细分市场首位,九成集中在制造业领域。

根据工信部统计(计划单列市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数量未计入所属省份),前两批“小巨人”中,广东省106家,加上本次名单,广东省260家,居全国前列。

“专精特新”是指具备专业化、精细化、特色化、新颖化四大优势的企业。“小巨人”企业则是“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中,专注于细分市场、创新能力强、市场占有率高、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质量效益优的“领头羊”。

划个重点:中小企业、专精特新、制造业。

再来看一直被普遍看好的德国模式。

通过在德国《时代》周报网站输入检索词“Made in China 2025”,我们能找到60余篇报道。我们能直观地发现,该媒体对“中国制造2025”表现出了纠结、复杂的态度。一边欢迎、认可,一边担忧未来本国技术优势。

2011年,德国首次提出“工业4.0”,并于2013年正式推出《德国工业4.0战略计划实施建议》,旨在通过发展与推广高新技术实现德国制造业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促进德国制造业的转型与升级。2015 年,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战略,旨在通过走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促进制造业创新发展,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推进智能制造,强化工业基础能力。国内学界认为,中国应借鉴德国“工业4.0”战略,加强中德合作, 以实现“中国制造2025”及中德两个制造业大国的合作共赢,提高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

这也成为现今不少观点认为,德国制造模式更适合我们的原因。

德国工业4.0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德国机床和汽车制造业。机床品牌代表:德马吉,埃马克,因代克斯等等。汽车品牌代表如大众、奔驰、宝马等。工业方面,更有西门子、肯森。

从区域上来看,鲁尔区是德国的传统煤钢工业区。慕尼黑、汉堡、斯图加特(奔驰和保时捷总部所在地)、沃尔夫斯堡(大众总部所在地),形成了强大的制造业集群。头部制造业带动中小企业,甚至在周边发展出相对完整的供应链,是其主要特点。

2.jpg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巫云仙曾撰文总结,“德国制造”是如何练成的。巫教授将发明创造和技术创新列为德国制造产业发展两大驱动力。

国内集中在城镇的中小制造业,也需要有一个领头羊。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平衡:跨界能力

美国学者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认为,21世纪以来,有两大动向席卷全球,一是金融和经济危机,二是新的技术和产业革命。前者凸显当今世界经济的病症所在,即科技创新滞后于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创新滞后于虚拟经济,整体经济发展是失衡的。后者意味着一种建立在互联网和新能源结合基础上的新经济即将到来,这就是第三次工业革命。

以“制造业数字化”为中心,改造了传统制造业,并将其与新兴产业融合对接起来。据了解,目前,“德国制造”的机械设备产品一半以上都应用了微电子控制,而十几年前这个比例还不到5%。

企业自身数字化转型的能力,以及数字化转型的输出能力,是对头部制造业提出的新要。我们认为未来头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能力,应该有两个维度:一是自己做的好不好,也就是满足自身C端的产品制造、营销、渠道、创新等能力;二是能不能让其他中小企业做好。

而这些能力的根本,就是以强有力的硬核制造能力,支撑整合、创新、赋能等需求,演变成一种全新的跨界能力。

跨界,就是一种能让科技创新、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平衡的有效办法之一。

还是以美的为例,家电制造起家的美的跨界到了医疗领域。

今年7月初,万东医疗发布公告,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20.83亿元,控股股东美的集团以现金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全部A股股票,持股比例提升至45.46%。受此影响,万东医疗在7月6日股价大涨5.59%。

历时不到半年,这是美的集团的第二次加注。今年2月,它从原控股股东鱼跃科技、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光明等受让了万东医疗29.09%的股份。所募资金有三分之二将用于主营业务医疗影像设备产品研发及产业化项目。

还跨界到了半导体。今年年初,美的被曝花了两亿成立了半导体公司,开启了造芯之路。

企查查APP显示,1月26日,美垦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成立,经营范围包含:集成电路芯片及产品制造,集成电路芯片及产品销售,电力电子元器件制造,半导体分立器件制造,新兴能源技术研发等。

企查查股权穿透图显示,该公司由美的集团和佛山市美的空调工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控股,分别持股95%、5%。

这些跨界案例中涉及到了农业、互联网科技、芯片、生物医疗等多个维度。

3.jpg

《中国制造2025》中的十大重点产业领域和工业“四基”中能看到,美的跨界布局的都与之密切相关。

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近日,“第三次分配”成为舆论热词。

先是,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共同富裕”成为“头号国策”,被摆上空前重要的位置。不少观点认为,它将成为未来10年到20年的最重要议题。

随后,在众说纷纭中,中央财办副主任韩文秀表示,共同富裕不搞“杀富济贫”,第三次分配是在自愿基础上的,不是强制的。国家税收政策要给予适当激励,通过慈善捐赠等方式,起到改善分配结构的补充作用。

“共同富裕”是目的,“第三次分配”是手段途径,慈善捐赠等主动自觉的方法是具体的行为。或许慈善捐赠以外,帮助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也是一种具体的行为。

美的集团美云智数总裁金江曾对此发表过颇为专业的观点: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有两个,其中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的实战能力是敲门砖,同时,作为IT系统的标准化、通用化水平,即技术能力也十分重要,二者不能有明显的短板。此外,目前工业互联网企业存在“偏科”现象,同时在IT和互联网都强的企业数量较少。

而这些问题在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中更为突出。

金江分析到:工业互联网建设初期多是较大企业投入能力较强,工业互联网企业大部分是为较大企业做“贴身服务”,而其实中小企业的数量庞大、模式各异,难以从工业互联网平台获取支持和能力。而我国作为制造业大国想要完成产业升级,中小企业的产能升级是绕不开的话题,因此提炼中小企业共性需求,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能力进行适应性改造是应当努力的方向。

输出是比解决企业内部问题更复杂的一件事,尤其是跨行业、跨领域帮助另一家解决数字化转型问题——领导班子重视程度、组织架构、业务模式、内部支持度等因素缺一不可。

“需要提升工业互联网平台对中小企业共同需求的适应性。让更多的中小企业受益于工业互联网,是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广的意义所在。”金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美的集团从2017年开始建设工业互联网,2018年10月,美的正式对外发布全新工业互联网平台M.IoT。目前,美的集团不仅已经将工业互联网渗透应用到旗下三十余个制造基地,还通过美云智数对外输出美的工业互联网经验,赋能大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

财报数据显示:目前美的数字管理能效升级改造已覆盖近20家工厂,单台产品生产电能可降低15%,并借此帮助上下游企业及外部客户降低碳排放。除此之外, “美擎”已在内部打造了两家“灯塔工厂”,同时在美的全球多个基地快速推广,还为超过40个细分行业的300家客户提供产品与服务。

4.jpg

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是美的的一贯逻辑。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制造过剩”的呼声日高,第三产业、新兴产业为趋势,不少观点更是视传统产业为畏途。

而美的对工业能力的持续投入,并没有改变。

财报显示:过去5年研发投入接近 450 亿元,包括中国在内的 11 个国家设立了 28 个研究中心,逐步形成“ 2+4+N”全球化研发网络,建立研发规模优势。国内以顺德总部全球创新中心和上海全球创新园区为核心;海外以美国研发中心、德国研发中心、日本研发中心、米兰设计中心为主,发挥区位技术优势,整合全球研发资源。

截至 2021年6月,美的共有8个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工业设计中心,近40个省部级企业技术中心、工程中心或设计中心。

以芯片为例。美垦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并非美的首次布局芯片。2018年12月,美的就已经成立了间接控股子公司上海美仁半导体有限公司,作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芯片研发设计能力的核心平台。产品涵盖 MCU、功率、电源、 IoT 等相关领域的芯片技术,同时逐步拓展工业领域和汽车领域的芯片。

美的,他并不是一个追风口者,踩中的风口大多因为提前布局。美的模式获得的成果背后,是坚持,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